冥沢

人无癖不可与交,以其无深情也。
人无疵不可与交,以其无真气也。

#11.04.#

#祭潘子#
#莫问来路,莫问归处#
#魂可归#




你以爷相托换一场冒险,执枪之手不偏护我周全,六角铜铃化作尘埃迎面。


又到重阳之际,登高望远,怀恋故人。
那一身伤疤,一颗子弹,一句《红高梁》些许已成往事,但是那时比肩将成为永恒祭奠。

一只忠犬一心为主,即使遍体鳞伤,又何妨?潘子是一条恶犬,一条只有三爷才能拴住的恶犬。三爷并不可怕,但是三爷手下有个疯子,他不要命,不怕死,只听三爷的话。

为报自家三爷之恩,忠心耿耿,一身硬汉,不畏苦痛,不畏艰险,随三爷出生入死,两肋插刀,毫无怨言。

他没有显赫的家族,没有高雅的兴趣,他只有一身伤疤和在越南打仗的傲骨。

满身伤痕并不是为什么纪念,只见证那时比肩。


“小三爷你大胆的往前走啊,莫回头啊……莫回头。”在墓道中的潘子是怎样的心境唱出来的?在自己深陷于绝境,将与死神碰面时,也不忘护主的使命。这个越南老兵拿着小三爷扔给他的枪将六角铜铃打得粉碎。“大胆地往前走!”潘子那时曾这样笑道,随之唱起《红高粱》___

“通天大路
九千九百九千九百九哇
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呀,往前走,莫回呀头
从此后,你搭起那红绣楼呀
抛撒那红绣球呀,正中我的头呀
与你喝一壶呀
红红的高粱酒呀,红红的高粱酒嘿……”

当小三爷走过挂满六角铜铃的独木桥,消失于浓雾中时,一声枪响回荡在墓道里,潘子的歌声停止了。

潘子把忠诚的执念最终付之生命去兑现。

人的生命多渺小。潘子你总爱在枪里留下最后一颗子弹,是不是就是为了这最后的结局?

那个曾经叱咤长沙的潘爷,那个讲义气可以两肋插刀不死的老兵,现在也是故人。

一曲《红高粱》唱断了多少人的肝肠?

他也许正在另一个世界,笑着,抽着烟。我也不确定,多年以后,有人唱起《红高粱》,别人都在哄笑,而唯独我红了眼眶。


潘子__生当作人杰,死亦为鬼雄。



潘子已归,但不忘11.4祭潘子。



评论

热度(11)